2020站在新十年的起点上
发布时间:2020-01-07 14:49:55

刚刚过去的2019年,我们用汗水浇灌收获,以实干笃定前行。


我们看到氢能生态不断成长,完成从0到1的突破。


这一年,中国政府工作报告,二十国集团(G20)会议公报首次关注氢能;中德、日新、韩澳、德法荷等国开启双边或多边氢能合作;欧洲投资银行(EIB)签约支持氢能大规模部署行动;标普全球普氏启动世界首个氢气价格评估,首期荷兰氢气(SMR,H2 99.9%,w/o CCS)价格锁定在0.7978美元/公斤。随着全球最大的经济组织、最大的市场、最大的公共贷款机构和能源信息商开始行动,氢能协同发展跃入新的阶段。


我们看到氢能产业不断壮大,实现从1到N的裂变。


这一年,欧洲、美国、韩国、澳大利亚等地区和国家正式发布氢能战略或规划;国际能源署(IEA)、世界能源理事会(WEC)等国际机构发布一系列氢能专题报告,美国船级社发布《船舶和近海燃料电池动力系统应用指南》;全球近40个国际机场和港口积极引入氢能及燃料电池,10个国家开展天然气掺氢探索,首个氢能海上贸易起航;蒂森克虏伯开展氢能冶金,壳牌炼油厂引入可再生氢能,丰田Mirai产销量突破10,000辆,首个全球商运燃料电池有轨电车落地中国佛山。在全球各地氢能制储运用示范项目的引领下,氢不再是未来的能源,氢就在当下。 


脱碳靠氢能,世界看中国。2019年,中国氢能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,建成的加氢站和推广的燃料电池车数量几乎相当于此前历年总和;氢动力船舶、轨道交通、矿卡轮番登场,氢储能、氢冶金以及燃料电池应急电源方兴未艾。氢风吹遍神州大地,36个地方发布氢能规划或指导意见。这一盛况,似乎在重复昨日风电、光伏、新能源汽车等战略新兴产业发展的故事,“水氢车”事件更是将此推向极致。一时间,物议沸腾,氢能过热、冷思考论调圈粉甚多。事实上,所谓的热仅停留在数据统计层面,这在上述战略新兴产业中都曾遇到,政府与市场需要一定时间来磨合定位。这一年,一直关心氢能发展的张国宝局长、推动燃料电池技术发展的查全性院士离我们而去,我们不该忘却。


我们也见识到氢能的“暴脾气”,安全始终是产业发展的底线。


挪威、韩国与美国的一系列氢能事故不断给我们敲响警钟。与汽油、天然气等能源品类一样,氢既是能源也是危化品。危化品作为氢的自然属性并不妨碍其作为能源管理,我们需要的不是将氢从危化品中除名,而是完善其作为能源管理的制度体系。氢能大跨步发展的同时,要谨防“萝卜快了不洗泥”。


2019年,第二届全球氢能部长级会议提出了“Ten-Ten-Ten”目标——未来10年在全球建设10,000座加氢站,部署1,000万套燃料电池系统。回望前一个十年,很难想象风、光等可再生能源以如此迅猛的速度席卷全球,中国电力近50%的装机来自新能源;遥不可及的新能源汽车推广目标提前达成,中国引领全球交通电动化浪潮。背后支撑上述成就的是全产业链不断创新迭代实现了90%的成本下降。


2020年,站在新十年的起点展望,全球将有万亿资本涌向氢能,其中不乏巨头们的All In;电解槽装机规模有望接近100GW,可再生能源制氢成本至少下降60%,在碳价上涨的加持下与化石燃料制氢一争高下;燃料电池汽车拥有成本下降60%以上,在商用领域与燃油车和其他新能源汽车贴身竞争,氢能走向五湖四海,深入电网、冶金、采暖……补齐能源转型中“缺失的关键一环”。


追逐梦想的道路上,氢能人快马加鞭不下鞍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


稿件来源: 拉瓦锡1787
相关阅读:
发布
验证码:
秒速赛车投注 北京赛车直播视频 北京赛车历史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历史 北京赛车历史开奖直播 福建11选5官网 pk10怎么玩 秒速赛车 北京赛车PK10历史开奖 秒速赛车计划